外需不确定性加大
2019-11-18 19:4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中国税制存在着需要改进的地方,亟须结构上的改革,在此基础上的减税才有意义。这种结构性的不合理,有人用“宏观税负”和“税收负担痛苦指数”来形容。2007年至2009年,我国宏观税负分别为24%、24.7%和25.4%,远低于工业化国家平均水平,也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。但按照一些媒体的“税收负担痛苦指数排行榜”,中国的“痛苦指数”仅次于美国,这是有争议的地方。

5年来,已累计提交45个政协提案的“高产委员”全国政协委员闫冰竹今年再次向政协提案组递交了10个提案,内容不仅有他长期关注的中小企业中小银行的发展问题,而且涉及多个社会热点问题。

其次是对于高耗能、高污染的投资的抑制,税收方面有一些限制政策。同时,对战略性新兴产业、新能源则有一些鼓励性税制政策,涉及到7个产业的领域。

第三是进出口方面,使国际收支更加平衡,我个人认为一些惠及大众的商品进口税率会进一步下调。

闫冰竹:2011年我国税收总收入完成89720.31亿元,同比增长22.6%。同时,2011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8.4%和11.4%,税收增幅高于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,从藏富于民,由外生性增长向内需性增长调整的角度看,税率仍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。

税收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为政府获得财政收入,应该有一个合理的税负水平。有些国家的税收负担也很高,但财政支出用来补贴居民的费用,社会保障很好。但如果税负很高,社会保障又没有跟上,税负结构就不合理。所以结构性减税要和现在的发展和生活的水平更加适应。

记者:国内消费税税率、增值税和营业税基本税率是否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?

闫冰竹:中央提出的结构性减税政策,是切实减轻企业负担,拉动内需的重要政策,除了对于消费领域的结构性减税措施外,我认为还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推进:1、稳步快速地开展“营改增”的改革进程。目前服务业缴纳的营业税中存在重复征收的问题,加大了企业负担。由营业税向增值税改革可以减少重复征税。2、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扶持力度。对于中小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一方面可以体现在税率的直接降低上,另一方面也可以从中小企业整体经营成本的方方面面着手。

那么怎么样来实现这一点?税收政策就需要起一定作用。首先,扩大消费要有消费能力。从税收政策的角度来说,鼓励消费的措施,就是增加居民收入,提高居民收入。去年居民的个人所得税政策有一定的变化,迈出了关键的一步。但不可能一下子到位,实行综合所得税。这是与居民收入、消费相关的税收政策的考虑。

记者:中央提出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,促进企业发展和引导居民消费,改善民生,提高居民收入。您认为可在哪些方面进一步推进税收制度改革?

闫冰竹:当前内需增速下降,外需不确定性加大,通胀处于回落态势,经济增速呈现放缓的态势。在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的指导方针下,2012年央行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,货币政策重心逐步从控物价转向稳增长,政策框架仍是稳健。面对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,2012年采取更为积极财政政策的必要性加强。而加大结构性减税力度,促进经济转型,增强经济内生性增长动力,是应对总需求收缩、提高经济活力的重要举措。

税收具有两重责任,一是一种调节经济的手段,鼓励或者限制不同领域的发展。一种是调节收入水平,使得收入水平更加公平。如果税收调整只是为高收入人群服务,广大老百姓没有享受到,那么意义就不大。

财税体制改革提了很长时间,近几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涉及到。2012年,财政政策继续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。经济结构调整与发展模式的转变是相吻合的,目的是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。消费、投资、出口一直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,以往是通过大量的投资来推动经济发展,现在是要更多地倚重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。

其中原因之一是一直以来,营业税等流转税向最终的消费者转移,影响消费的积极性。因此结构性减税的一个方面,不是税率本身的调整,而是税制的调整,个人所得税向综合所得税发展,防止税负的转嫁。把间接税征收改为直接税的征收办法,不让税负“转嫁”到消费者头上。具体而言,个人认为利息税可以考虑做一些调整,从存款的角度来讲,可以增加居民收入。

有人说进口商品的奢侈品关税高,但你需要考虑这是大宗的消费品,还是只占人口非常少的消费品?税率和税制调整的原则应该能够惠及广大老百姓,而不是为少数人服务。税收的减免惠及的人越少,调整就越没有意义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jjinsha.cn手机自动报码开奖现场1,手机自动报码开奖现场1,手机报码现场本港台版权所有